心中永恆的春天

七、八年前余每週去台南教學油畫,結識不少畫友,共同作畫寫生一年有餘,一群熱愛藝術的朋友,使我認識台南、喜愛台南。建寧君正是這一油畫進修班的班長,他極為熱情有責任感,在繁忙工作之餘,他是虔誠的基督徒,為人正直,重禮數而為善取樂。

建寧君熱愛油畫藝術,初學入門頗重法度,用筆用色尚具專業之形態,因為他善於學習,積累、深化美學素養,畫法逐漸走向心靈寫照,此乃藝術與生命之重大昇華。

建寧君他生性樂觀,有關他的健康狀況,余一無所知,直至今年本月才驚悉他的病情,在台北夜晚小聚片刻,聽其言,深為感動!他的人生觀,具有很高的境界!令我更加理解他那對比、明亮的色彩,正是他追求生命的光明之路。那鳶尾花與螳螂的故事是他情愛的符號,他的心靈是熾熱的,人生道路沒有悲傷 !

建寧君的繪畫是之路,充分利用了他化學工程師的專長;用多媒材之手段Mixed media,使得用筆、用色更具傳統繪畫之〝水墨〞感,進入半抽象的境界,作畫更加自由自在。

建寧君的畫風與他的科學知識用於繪畫有關;一般的畫家只是單純地使用ACRYLIC顏色,或者先用ACRYLIC色用水性調合,作為底色,再用油彩覆蓋之。建寧君反其道而行之,以ACRYLIC之油性溶劑與水同時使用覆蓋於油畫之上,其效果既有水彩、水墨之感,又具有油畫色彩飽和之特性。他在繪畫實踐中的用心、努力與試驗,正是對生命與藝術的熱愛,他的心靈經歷了春夏秋冬的磨練,昇華到一個永恆的春天,更深地悟性到生命的意義與價值,畫風輕鬆瀟灑,在繽紛的色彩中,展現他的熱情與生命的活力。

自然界千紫萬紅的花朵,總是會凋謝的,插花境界在高,亦有枯萎之日,相對藝術品是較為永恆的,不但有花卉光鮮之色彩,更有畫家的巧思、情感和人性的內涵。花無恩愛猶相並,人卻有情借花語。宋,無門和尚,頌;「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涼風冬有雪,若無閑事掛心頭,便是人間好時節」。我為建寧君退休從藝,甚感心慰,他走向了心靈永恆的春天。

特此撰文賀喜 ! 祝展成功 !

二O一一年三月龐均